今年的安利明年肯定会吃起来的

【真荒】荒北第二天睡眠不足

我想看真荒睡觉(严肃


基本上是对话,很短

真波在学校留宿时的一个小故事,为什么要留宿,我也不知道(


真波抱着枕头推开房门,荒北背对着他伏在桌前,没等他出声便率先开口。

想找人玩的话去找东堂,不要打扰我,我在学习。

真波的呆毛愣了一下,随即笑嘻嘻地凑过去看荒北面前摊开的书本和笔记。

很少看见荒北前辈学习的样子呢,原来前辈还是努力用功的那派吗?

好歹我也是个应试生啊!

应试生划掉刚刚演算出的公式。再怎么说我也没到你那种程度。

真波“哈哈”笑了两声把枕头和荒北的枕头挤一块儿,被荒北诧异地望着。

……你干什么。

嗯?整理床铺啊。荒北前辈收留我吧,不...

【黑荒】まだ見ぬ未来へ

荒北OOC,哦黑田也OOC

没有帅气的荒北只有娇羞()的荒北,雷


大学二年级的黑田在学校里找了个安静地角落午睡,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长椅上,手机显示服务区外,身边的包里装着下午上课要用的资料,他坐起来环顾四周,发现眼前的风景和记忆中的重合了,往两边看看却又发现自行车不在身边,呆坐在长椅上吹风思考人生的时候突然听见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,随着风带来的强劲压力令他迅速认识到这是他熟悉的那项运动,黑田“蹭”地一下站起来盯着远处,越来越靠近的身影和自己脑海中的某个人的形象重合了。

“荒……”

那个人把车停在长椅旁的自动贩卖机前,按下了百事的按钮,仰头畅饮时才发现...

【新荒】入冬

同居日常,真的很,日常……大概是秋末进入初冬的季节


“靖友,来看这个!”新开在厨房里发出一声惊呼,荒北顺手抽了张纸巾才慢悠悠地走过去,刚到厨房门口就听到他又惊喜地喊起来:“你看,这些生姜都发芽了!”


他靠着厨房的玻璃门,看见新开蹲在冰箱旁,地上的篮子里是上周买回来的生姜……现在是发芽了的生姜。


“啊?这有什么稀奇的。”荒北用纸巾擦掉鼻涕,问新开:“你要用生姜干嘛?”


“生姜……当然是煮汤啊,听说姜汤对感冒有用的。”新开捡起一小块生姜招呼荒北过来,递给他看:“生姜先生好厉害啊,明明没有管它却自己发了芽……...

【荒新】甜味

新开双手握着水杯坐在长凳上,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嗝。训练时间已经开始了,他努力地持续着深呼吸再吐出来,打嗝却依旧没有停止。


“新开前辈你还好吗?打嗝很难受吧……可恶刚刚那么多办法为什么都行不通呢!”泉田又一次跑过来看看他,眼见着新开已经打了近15分钟的嗝了,什么办法都试过,还是没有止嗝,内心十分不好受。


“我没事的、嗝、泉田,你快回去训练吧,大概再休息会儿就、嗝、会好了。”


“新开前辈……”泉田担心地看看他,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又被新开劝回去训练。


东堂也过来了,他趴在旁边的台子上,揉揉新开软软的脑袋表示安慰。“不过隼人,到底是...

【箱学/新荒】四季

箱学全员,有点新荒的


大家各自活在不同的季节里,十分和睦,大概(


1.


荒北端着杯热牛奶——久违的不是在喝百事——他刚完成一个阶段的练习,额头还淌着汗,福富拜托他出去找一下新开,部活时间已经开始很久了,新开还没到。


“我知道了,不过小福你穿得好少啊,难道你那儿已经开始回温了吗?”他自己在校服衬衫里面套了件短袖T恤,训练时只穿着这件,并不会感到过热或过冷,而福富只穿了件背心。


“嗯,今天感觉稍微有点热了,不过训练结束后我会套上外套的。”福富也出了汗,只是风一吹很快就干了,还好...

【新荒】苹果宴

其实最近很冷……


新开嘴里喊着“靖友靖友”,边对他挥着手从远处跑过来,荒北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,天气太热,他以为自己出了幻觉——新开嘴里好像还在喊着什么,那句话不太清晰——荒北宁愿相信是自己听错了,可是等到新开跑近了,他才知道自己的灵敏的感官又一次起了作用。


新开在对他喊:“我们去结婚吧!”


结婚?结婚啊……结婚!?


荒北突然惊醒过来,他甩开新开拉着他就跑的手顿在原地,新开好心地回头笑着问他怎么了。


“才不是‘怎么了’吧!”荒北捂住脑袋,觉得这件事...

【新荒】月全食

感觉是《摘月亮》那篇的后续,不过单独看看也没什么问题。


稍微迟到了的告白


荒北仰着头喝水的时候恰好瞥见了正在四处张望的新开,那个家伙推着车不知道在寻找什么。而当视线对上的瞬间,新开突然露出惊喜的笑脸,迅速向他走来,惊得荒北被水呛得咳个不停。


他还没缓过来,新开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,急迫却又小声地说:“靖友,没有时间了,我们得赶快,再不去就来不及了……”他拉拉荒北又去推他的车,扶着两辆车就走,荒北赶紧追了上去。


“喂你干什么啊这个呆茄!”他从新开手里接过车停了下来,看见新开并没有停只好继续跟了上去。...


宇宙旅行

这次想写很多故事,但是主要还是这两个人,带上了聪明的不像兔子的兔吉> <

架空架到了银河系外去……所以会很OOC,但我要继续自娱自乐下去……


荒北靠在大沙发上看杂志,他把喝了一半的百事罐随手放在沙发脚,新开走过来弯下腰把罐子捡起来放在茶几上,爬上沙发将荒北往前推了推,自己则是分开腿坐在他身后,又把荒北往自己这边揽了一点,和他一起看起杂志来。

“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吗?”

“唔……今年的宇宙赛船也快开始了吧,这次好像是环小麦哲伦星云。”

“哦哦又到了这个时候了啊!怎样,靖友要去参加试试看吗?”

“好麻烦不去——话说你别压着我肩膀,重死了这个胖子。”荒北在他怀里...

【新荒】紅豆面包

 @能量棒 的生贺


不同班,但是一起上体育课


我要让新开去打排球!这样脑子里再出现大地前辈的“Don’t mind!Don’t mind!”就不会被拉跑了!


排球在眼前一次又一次来回划出相似的幅度,新开抱着膝盖靠坐在墙边,每看到一方开始发球便忧郁地叹出一口气。


“下一个轮到你了哦新开!”新开正试图摸出能量棒,就听到同学喊他,赶紧手忙脚乱的站起来。


他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,这才想起来所有吃的东西全在制服裤子的口袋里,认清事实后新开更忧郁了。


但是即便...

【新荒】摘月亮

荒北帮新开给回月亮上过节的兔吉送礼的故事。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


中秋快乐www


新开没什么精神,嘴里叼着的能量棒半天也没咬下一口。


荒北看他训练时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走过去踢踢他的脚:“你在发什么呆啊新开!”


新开“嗯?”了一声,嘴里的能量棒掉了下去,快落地时被荒北接住了。


“嗯什么嗯,训练都结束了,你还不下来。”


一二年级的部员已经回去了,屋子里只剩下三年级的四位正选,新开还骑在骑行器上发着呆。


“发生什么事了隼人?”东堂边用毛巾擦着汗边走过来问...

© 四十七 | Powered by LOFTER